鉤沉 | 乾隆年間高郵小吏陳倚道扳倒眾多官員

原標題:小吏反腐掀波瀾

作者:陳其昌

如果說王念孫這位吏部掌印給事中上書扳倒和珅、被后人稱為“鳳鳴朝陽”的壯舉是反腐狂瀾的話,那么,一位從九品的高郵州巡檢司陳倚道的反腐行動則是興起反腐波瀾。

事件還得從巡檢司設在何處,其職能如何說起。《高郵縣志》等有關地方史料均未記載,而葉勁先生則有短短的文字提及。其大意是自宋代以后,朝廷便在臨澤鎮設“巡檢司署”衙門,是維護地方治安的武職機構,任巡檢司一人,兵丁、干役數十人。其衙署建筑十分壯觀,門外有操場。現其遺址在臨澤鎮東舊醬醋廠處。其職能十分明白,并不負責稽察違誤等事務。至于巡檢司是何人,葉先生亦無交代。

經查閱《清史稿》《康熙雍正乾隆三帝評議》等書,才知陳倚道反腐行動的來龍去脈。陳倚道并非本土人氏,一說出生江西,不可考。生卒年份亦不明。但是有一點是明白的,乾隆54年即1789年仲秋時分,胥吏(管糧食征收的糧吏)夏琯私雕(刻)印信、假冒重征一案,可謂乾隆時期官官相護之典型。是年冬,陳倚道這位份內份外事皆敢擔當的小吏,在查獲了夏琯的偽串(過去征糧有造串一事,我的一位親戚因造串弄虛作假而獲刑)的充分證據后,便于乾隆54年十一月二十七、十二月初三、十二月十五,以及次年正月初十,接連四次舉報“小蒼蠅”夏琯之不法行為。陳倚道之勇氣、膽識、決心令人贊賞。

對于陳倚道的舉報,上司(至省級大員)屬員(至知州)連為一氣,使窮鄉僻壤的小民屢受蠹役侵漁,冤抑無伸,而江蘇省巡撫閔鶚元“沉擱不辦,有意消彌”,那些滿員總督、藩司、臬臺以至本府各衙均通同蒙混,拖延不辦。一直到乾隆55年正月二十六,陳倚道派家人張貴策馬北上,日夜兼程,赴京告了御狀,才揭開了官官相護、徇庇屬員、心存回護的內幕,使真相大白于天下。

陳倚道力主正義之舉讓世人矚目。胥吏夏琯、揚州知府劉炳、江寧布政使康基田、江蘇按察使王士棻、巡撫閔鶚元均被革職拿審。乾隆皇帝對滿員總督書麟網開一面,說其系高斌之子,世受國恩,命先革去翎頂,暫留總督之職。而對知州吳煥“問以重辟”即處以極刑。此案雖小,亦為小吏而為,卻牽動許多要員受到處罰,雖無“鳳鳴朝陽”之影響,卻也不可小覷。難能可貴的是陳倚道反貪不是為了自己升官,后他平級調動至盱眙。

陳倚道以一吏之職扳倒眾多官員,且早于王念孫告倒和珅9年,在乾隆朝敲響了大小貪官的喪鐘。

編輯:凌鵬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wcba官网